重视当下的对话[程藜/植村晶子/甲田]
上一篇:
下一篇:

重视当下的对话[程藜/植村晶子/甲田]


更多


坚持设计的力量

NDC在中国也是知名公司,不少人都心怀仰慕。我在中国学完美术以后,就到广告公司工作了一小段时间,之后就来日本大学留学4年。由于一直想要亲眼见证日本专业人士实际工作的状况,因此大学毕业后跟常人一样接受了就职考试。那时我的日语不太好,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请对方看自己的作品,演示没太能做,还好进了公司。最初我被分配到海外市场部,后来做包装设计,现在负责丰田的工作。

植松我是中途入职的,以前的公司主要做一些一次性的广告和CM,以报社广告为主。其中竞争性的演示较多,不是所有都有机会成形。一般花上一周的时间加班到半夜,连节假日也是群策群力,次日清晨草稿就贴上墙了。这段时间很愉快,再加上都是年轻人,能想出些创意奇特的点子,真心希望那些点子能成为正式作品供世人评判。进NDC后感到的是,这里比较重视作品成形时的形态。会考虑客户和使用者接受时的感受。反过来说,就是不太容易尝试一些奇特的路子。现在对我而言最为理想的是能在作品成形时的功能性的基础上进行新的尝试。

甲田我一直想如果要选择设计师这条道路一直下去,那一定要进个能从头学习的公司。NDC名气不错,态度认真,客户成熟稳重,是个能从基础学起的公司,于是我选择了这里。我基本就是把求职的目标定在资生堂和NDC两者之间。进公司后未必就有机会向客户自由表现自己的设计,但正因为面对的都是大客户,会给自己带来适当的压力,激发自己努力向上。

设计中心的客户都是大企业,销售业绩也相当不错。最初刚进包装设计研究所时,想进行各种尝试。比如,从瓶身的形状开始提议,解释瓶身为什么要设计成这样。现在倒是能设计一些好拿或者放在包里不占地方的瓶身了,当年可是经过了许多尝试,经常也有人说我“学生气太重”。前辈们为了不打击我的积极性,没有丝毫怨言,给了我许多发表自己见解的机会。现在自己也终于明白改变生产线需要庞大的资金投入,知道要考虑回收利用的问题,明白即使是一瓶啤酒的设计,有时也需要数十次的演示做铺垫。有时即使在竞投中取胜,最终还是会面临失败的命运。作为一名设计师,总想着要设计些风雅时髦的作品,但却难以碰到实现的机会。而且经常收到的反馈是要求把字体设计大些、在店面能够更显眼些。为此自己最初也会怨天尤人。不过,在工作的过程中,逐渐也明白客户所提的并非无理要求。尤其是啤酒和饮料,因为是大量消费的产品,是影响到销售额的最为重大的投资,因而设计和选定时也是最为不易的。也因此大企业对小小的一个设计开发也非常慎重,调查调查再调查(笑)。设计师也会深感肩负重任。

为大企业进行设计时,由于各具规模,要把握好其中的平衡殊为不易。要求把客户销售商品的目标纳入设计师对设计的追求中来。既要让作品贯彻设计师的原则,又要让设计好得能拿广告大奖,还要能为企业有效地带来利润——这应该是最理想的设计了。

植松是啊。在NDC我每天也跟各个部门的人学到很多东西。以前呆在原设计研究所时,做得较多的是商标设计的工作,因此我下功夫好好研究了一番。学习通过书体的特征和细节展现的效果,以及拓展商标时的注意事项。商标对设计师来说基本上都是短暂经手的内容,然而对于客户公司的员工来说,却是他们陪伴一生的部分,责任可谓重大。在原设计研究所负责商标的工作时,从客户公司举行的说明会开始我都全程参加。随着工作经验的积累,我开始找到感觉,感觉到通过想像客户的目标定位和形象,以及文字形态的调整、商标的空气感、质感及存在感的交叉调控,也许就能设计出好的商标作品。原先生胸怀宽广,在与他沟通共享感觉的基础上,再提交自己的构想会使作品有更进一步的提升。

甲田在我自己的设计工作中设计效果占据了较大的重心,要看设计是否能让人愉悦、让人开朗、或者推动人向积极的方向发展。2008年朝日广告奖获奖作品旨在推介赤冢不二夫的著作《这样就好》,表现的就是装束奇特的年轻人坚持走自己的道路,这种活法“这样就好”,呼吁大家接受每个人自己选择的道路。制作过程中都是在路上拽住普通的行人,得到他们的允许进行摄影。我们的要求基本都惨遭拒绝,然而同意提供帮助的人都露出了非常自然的笑容,他们展示了自己最本真的部分,和设计师以及摄影师一同完成了有趣的摄影作品。评审看我的作品时,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话就是“摄影作品有张力”。在某个地点只能邂逅某个人——很高兴我能将这种现场感、无法复制的感觉表现出来。自己设计时的愉悦心情也会自然反映到作品中。

程・植松的确如此。

透过作品我能强烈地感受到这种愉悦感。广告文案和视觉信息一眼就能映入脑海。那就是广告想要具备的感染力。让我特别羡慕的是,这个作品你是与同期入职的伙伴一同制作的。能和同一个年龄段、经历也相同的同期伙伴共同合作设计作品真好。

甲田当然也有冲突和争执,但所有这些都是很好的经验积累。我们同期伙伴间常谈论到的就是不能眼中只有工作。的确工作非常繁忙,但100%发挥自己的实力、获得好评对提高自信将有很大的助益,因此应该不断地完成向社会的输出。

植松和伙伴协作、享受制作过程——这种活力必定会通过作品传达给受众。在工作之余,我也参加了朝日广告奖评选,想只靠自己的力量完成挑战。这个作品没有使用Mac。扫描也是在lithmatic这家店导入大尺寸作品后嵌入完成的。其实自己是出于一种迫切的心情开始制作的,感觉如果不那样做自己将永无出头之日制作全程心里都充满着不安和激动,完成作品后很有成就感。整个人都汗流浃背、臭哄哄的(笑)。当时就感到拨开了眼前的迷雾,决定在完成大型的工作之余,也挑战一些实验性作品。

当我看到植松你的铅笔作品时,浮现在脑海里的就是“尽在不言中”这句中国谚语。就是“已经不需要用言语表达什么了”的意思。

甲田通过设计得到净化的感觉,我能理解。

我在制作一个作品时,喜欢让它发生变化,考虑变化之后的情景。用这种方式既能这样做,又想那样做……我喜欢这种浮想联翩,无休止延伸的感觉。“美味厨房”计划的商标就反映了我自己的思考。这个工作让我完成了一次自我的飞跃。嘴的标志其实真的就在那一瞬间蹦出来的,从创意到成品基本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完成标志设计的过程中,我感到非常兴奋,觉得这个作品的延伸和拓展空间非~常大!(笑)在图样上加以变化、改变材料以添加新的感觉、商标本身就能成为一种产品——在不断拓展创意中,填满了一整册素描本。虽然还有许多没能实现的内容,我想逐步进行相关制作。不过,商标不是一个固定的形态,放手时也许很不容易。

植松不过,在供人使用的过程中,又能发现其新的姿态,真的是其乐无穷。

我很喜欢有那么点“玩心”的作品。“美味厨房”展中,当我负责从展示会整体架构到平面设计的全方位设计时,我设计了包括买家邀请函、展示会的指示标志、展示空间乃至宴会用商品的所有内容。我心目中的设计并不是实际看到作品后就再没有下文,而是一种共同作业,让设计师和受众一同感觉、一同享受、一同发现。是唤起人的感觉和行为的东西,或者可以说是一种高技术个性化的(high-touch)东西,我感觉自己一直都在追求这样一种设计。“Kids Project”的海报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植松也就是从完成的作品中再衍生出新的传播过程吧。这也是我作为设计师想要努力的方向。

甲田我有这么一次愉快的经历。那就是人们看到我负责设计的MIKIMOTO的DM中刊载的包,纷纷申请订购产品。自己的作品打动人心,进而发展到受众的订购行为,这个过程给我带来感动。不光是表面光鲜的工作会令人喜悦,踏实不起眼的工作仍然能让人由衷地快乐。这给人带来极大的快感。我感觉自己不是一个能独自一人吭哧吭哧埋头设计的艺术型设计师。不论是商标、店铺还是放置的产品,我都想全方位地参与进去。我喜欢店铺和自己有直接的联系,或者说自己跟店铺背后的顾客保持最短的距离。谈到广告总让人有种距离感。我个人比较喜欢近距离的设计。

植松我相对来说更喜欢远距离的设计。不论是商标的设计、还是广告、指示标志抑或目录的设计,都是快乐与痛苦并存的(笑)。虽然投入程度没有差别,但是毕竟能直接感受到受众反应会成为工作的动力。在原研究所让我受益颇多的,是总能了解到周围人的意见。和我同期入职的伙伴很多,他们都会给我严肃而冷静的判定。原先生让我踊跃听取各种人的意见。我本身也常在困惑迷茫的时候倾听所有人的意见。

甲田话说得不错。他们的确能提供客观的意见。

植松哪个部门都是如此。每个人都不是轻易为人左右的人,都具有强烈的设计师意识。因此他人的意见非常具有参考价值。

的确。碰到不明白的地方时,可以去问某个组的哪一位,资料在谁手里等等,很快就能了解到必要的信息(笑)。我个人不太区分近距离设计和远距离设计。其实不过是工作方式的区别,你们说呢?如果必须要区分的话,我应该是那种想把远距离设计变近,把近距离设计变得更近的。

未来的设计

我什么都想尝试。不拘流派(笑)。最近设计让我感到兴趣盎然的部分在于,在尝试不同工作时,自己能不断进行新的挑战。通过挑战能学到许多,查到的知识又能丰富自己。最近,为了设计工作管理手册,我做了很多工作。考虑是否有新的装帧方式可以解决结构问题、怎样才能制作出精巧高级的成品,调查日本的传统技法,通过熟人向染色的老师学习,去拜访染色的公司。虽然最终考虑成本因素自己的设计是否能实现还不得而知,然而在思考过程中不断进行调查、参观作坊、研究制造工艺等诸般努力终将成为自己的一部分。工作的过程也是知识积累的过程。设计工作这一特点是最令人感到愉悦的。

植松可不总要学习新知识嘛。这种姿态也会体现在设计作品中。我现在在包装设计研究所,从工作的层面讲,希望能设计出大卖特卖的产品(笑)。不论是包装还是广告,的确都有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一面。最近翻阅包装方面的书籍,发现从小到大印象最深的全部都来自同一个人的作品。我也想设计出这样的作品,让很多人都能够接触和喜爱。这就是我目前的目标。刚才也提到了自己同时还想挑战一些实验性的设计,最为理想的就是通过这些尝试获取的经验和知识最终能在工作中发挥作用。

甲田我目前想在原先生那里学习,所以自己的喜好和自己的本色不太能表现出来。既然进了原研究所,我就要彻底沾染原先生的风格(笑)。我自己内心也在期待看到自己的成长变化。希望自己在年轻阶段积累经验,然后再逐步发展成就“自己的风格”。

我要贪心点,大活小活我都想干。

2009年9月28日



Hiiishare友情提示:本文由原创编译。欢迎大家相互交流,转载请注明:转自于Hiiishare;本文链接地址:重视当下的对话[程藜/植村晶子/甲田]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作者:

Hiiishare分享平台发起者,热爱互联网行业前沿设计,摄影,插画设计,影视后期制作.向往艺术和技术的结合,热衷于前沿资讯和数据的研究. 网站:http://www.hiiishare.com/


顶部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